突然從夢中驚醒,發現這只是一場夢,但躺下來卻又夢到自己醒著,坐在那邊什麼事都不做,表情木訥,就像在看恐怖片一樣,一動也不動,兩行熱淚就這樣流下來,夢與現實相連,讓我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有沒有流過淚,是不是要做顆骰子放在口袋裡,提醒我不要當李奧納多,如果夢有重量,那我很有可能會被硬生生的壓扁。

 

 

「昔者莊周夢為胡蝶,栩栩然為胡蝶也。自喻適至與,不知周也。

 

俄而覺,則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?胡蝶之夢為周與?」

 

 

不同的是我不是遨遊於天地,而是在原地踏步。

 

 

 

今天我遲到了,睡到九點半的時候公司打過來我才猛然驚醒,鬧鐘我全按掉了,我的賤手居功至偉,也白費了小黑的苦心了,到公司想要跟別人講,但是他們的回應應該是:"是唷~爽阿""你白癡唷,怎麼會遲到""全勤沒了,好可憐唷",我知道他們是關心我的,但是突然好像少了一種感覺,讓我硬生生的擔著全部的重擔,就好像靈魂被切了一半,不禁悵然了起來。

 

 

突然想到一個小常識,如果把蚯蚓的尾巴砍斷,他還是像個沒事人一樣在泥土蠕動,過幾天就長回來了,但如果從中間剖開,他就會死掉,只是蚯蚓有十顆心臟,而我只有一顆。

 

 

為了配合我落魄的形象,今天午餐特地挑選了泡麵來吃,少少的, 吃完之後我的肚子顯然還不是很滿足,突然想到我的披薩理論,看來我這幾天都要吃泡麵了。

 

 

 

充當了DJ點播了迪克牛仔的歌,再分飾一人樂隊,拿起了久違的吉他彈了一下,發現生鏽的是我自己。

 

及.jpg

華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